徵信社

別讓工資保證金壓垮工商徵信企業

為了防止老闆跑路,工人拿不到工資,江蘇高郵政府要求企業繳存工資保證金後才能招工開工,但對於當地流動資金有限的中小企業來說,每個工人3000元(人民幣,下同)到6000元的「保證金」讓他們無力承擔。於是,2014年春天裡,高郵的許多服裝企業歇業了。

一個工廠如果要招100名工人,要拿出60萬元保證金,這讓不少工廠都大呼受不了。服裝行業現金流並不寬裕,一家企業老闆說,高郵的服裝企業基本都是2月份開工,開始沒有什麼單子,甚至在虧損,賺錢就在最後的兩個月,而「銀行根本不給我們服裝企業貸款,早就被列入高危行業。」服裝企業是勞動密集型產業,一些中小企業資產並不雄厚,開門就要交保證金,很可能讓這些企業無法開門運轉,而被迫倒閉。

工資保證金也是為了抬高辦企業的門檻,但現在國家對於企業註冊資金的門檻都降低了,目的就是讓企業運營起來,有了收益保證工資能發出來。抬高辦企業的門檻,無意中與國家現行政策有所齟齬,不利於中小企業的發展。

1個多月前,浙江溫嶺鞋企發生火災,造成6人死亡,火災後,當地強制關停低小散鞋廠,日前,數千中小鞋企業主圍在溫嶺市橫峰街道政府門口,抗議政府在火災後強制關停鞋廠。高郵進行服裝行業整治,是否受到溫嶺鞋企火災影響呢?而兩地的處置方式都有著很大程度的相似:都有濫用行政強制之嫌。政府在顧及安全,顧及農民工利益的同時,也要多為企業著想。

正像揚州大學商學院副教授孫玉松所說「怎麼解決拖欠工資問題,這跟企業的信用、個人的信譽有關,牽涉到國家的徵信制度,對於失信企業,應該通過制度建設讓他們沒有辦法躲過失信,如果高郵開失敗了,再到其他地方開廠時,建立起了信用聯動的方法來控制,讓他開不起來,這才是根本的途徑。」

不能隨意抬高企業准入門檻,要能更多地考慮到企業的生存成本,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,既能保證生產安全,保障農民工利益,又不能絆住生存維艱的中小企業的發展腳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