徵信社

中小工商企業是大陸經濟轉型關鍵

另據渣打銀行先前公布的「中國中小企業信心指數」顯示,今年第三季大陸中小企業信心指數為53.13,比第二季微漲1.09點,但分類指數中的「融資信心指數」大幅下滑3.41點,反映中小企業對未來景氣謹慎樂觀,但「融資難」問題卻沒有得到解決。

換言之,即使未來景氣一片大好,能輕鬆取得資金還是大型國有企業的專利,中小企業仍無法從銀行體系中獲得融資,抑制其成長動能,這不利於大陸經濟的長遠發展,凸顯了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「利率市場化」,以及允許民間資本設立中小型銀行等改革,已刻不容緩。

所謂利率市場化改革,即將利率的訂價權從官方的手中還給市場。大陸實行利率管制,商業銀行的存、貸款利率都是由政府控制,目前貸款利率管制已解除,而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為3%,商業銀行給予儲戶的存款利率不得高於基準利率的10%。

利率管制下衍生出兩個後果。第一,大陸GDP成長率在7.5%以上,CPI約在3%水準,但存款年利率只有3%,導致儲戶不願將錢存在銀行,而尋找報酬率更高的投資標的,造成不受監管的「理財產品」氾濫,以及房地產市場的持續火熱。

第二,近年來在貸款利率管制下,大陸在景氣擴張時GDP成長率可達10%以上,但貸款基準利率卻只有7%至8%左右的水平,又因大陸主要的商業銀行皆為國有銀行,特別是工、農、中、建「四大行」,其往來客戶多為國有企業,偏低的利率導致便宜的資金從國有銀行輕易轉至國有企業,再進行大而無當的投資,造成產能過剩的後遺症。

而且,央企、國企資金信手拈來,不受國有銀行關愛眼神的中小企業四處碰壁,容易拿到錢的企業往往不缺錢,缺錢的企業則不容易拿到錢,造成資金錯置;當正規的銀行體系無法滿足中小企業的融資,也會加劇民間借貸等「影子銀行」的系統性風險。

大陸中小企業占GDP產出的70%,並創造80%的就業機會,充滿創新活力的中小企業是引領大陸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力量,大陸政府必須為它們營造更好的金融和融資環境,對此,我們有三點建言。

第一,取消利率管制,特別是取消存款利率管制,中小銀行可以透過縮小利差的方式,來爭取更多的可貸資金和非央企、國企的客戶,從而對大銀行形成競爭壓力。

第二,就算解除利率管制,國有銀行壟斷市場的結構若不改變,恐會形成「低價壟斷」,使得資金錯置情形更加嚴重,故在解除利率管制同時,也要鬆綁金融市場的准入條件,讓更多中小型民營商業銀行進入銀行體系,和中小企業對接。

第三,解除利率管制加上允許成立更多中小銀行,利率波動將更加激烈,風險的定價和控管能力就顯得格外重要,商業銀行需要發展更多風險對沖的工具,如利率互換等,並建立完善的徵信系統和存款保險制度,以防範呆帳的攀升,並保障儲戶的權益。

美國1990年完成了利率市場化,利差開始縮小,1997年起連續4、5年每年有200家中小企業倒閉;韓國90年代經歷利率市場化後,銀行逾期放款率從6%升至13%,這是金融改革必經的陣痛。未來10年內,大陸有機會超越美國,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,但金融市場不能一直停留在2、3流水準。金融改革之路勢必艱難,跌倒受傷難免,大陸不能因此逃避,拖延改革的進程與腳步,否則「第一大經濟體」只會是GDP堆積而成的虛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