檢視:新北市徵信社 | 手機網 | 官方網 

徵信社收費

外遇關鍵報告

女人外遇是最麻煩且最無法挽回的!

「一則愛的故事可能有好幾種結局」一本書中寫道。

可是,外遇呢?大概沒有人熱烈期待自己被伴侶背叛吧?無奈這樣的結局在現實中愈來愈多,「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」的童話,多數人都明白是笑話一則。台北市政府社會局曾做過一項「90年代全國婚姻外遇現況調查報告」,發現國內有高達四分之一的已婚者擔心另一半外遇。

另一方面,「七年之癢」似乎落伍了。

實務經驗十多年的徵信公司總經理王培勳觀察,以前結婚8年到10年左右,已有一段婚齡的人,才比較容易外遇,但現在受託徵信社的外遇業務中,不乏結婚才兩、三年甚至一、兩年的新婚夫妻。

而且,外遇者也不全是男性。王培勳指出,以前大部份是女性偷偷摸摸來要求徵信社調查老公的婚外情,現在有兩、三成的外遇業務是由男性委託調查老婆是否紅杏出牆。實踐大學家庭與兒童發展研究所所長謝文宜,專長婚姻與家庭治療。她發現以前較多太太是因老公外遇,不知如何是好而求助,但現在較多婦女是因自己外遇深感痛苦而求援。而老婆外遇對象不見得比老公更帥、條件更好,可能只要比老公溫柔就好。「現在外遇不是只發生在某種類型的人身上,而是各式各樣的人,」謝文宜觀察。也許有人會說,婚姻出問題造成溝通不良,才會讓另一半外遇,但美國研究指出,有一半的男性和三分之一的女性坦言,他們有外遇時婚姻狀況美滿。

外遇與婚姻關係不佳、溝通出狀況很有關係,但不必然是因果。「要看發生外遇的配偶要不要做這樣的選擇,」資深婚姻輔導者成蒂指出。

承認代表是失敗者

即使外遇案例有增無減,但許多人一旦遇上婚姻出狀況,還是多半陷於把懷疑、委屈、眼淚往肚裡吞,不敢求援的困境。成蒂長期在台北市松山婦女暨家庭服務中心帶領「配偶外遇復原成長團體」,徵信社協助先生有外遇的太太們走出陰霾。她發現很多人到這個團體後,才第一次對外說出老公外遇,以前根本不敢說,覺得一承認了,自己就是個失敗的女人。

對老婆外遇的男人來說,社會壓力更大。一來男性愛面子,另方面如果家庭不完整,被貼上「連家庭都管不好,事業怎麼能成功?」的標籤。

「這個社會對太太有外遇的男性,還沒有很理性的看待,」一位因老婆外遇而離婚的中年男子感嘆,同樣是被外遇者,但和先生有外遇的太太相比,太太外遇的男性較不會被同情,像他跟好友透露時,好友還以「第三者的經濟條件較好,難怪你太太會選他」的態度回應。不忠是對配偶的最大傷害,外遇是家庭的最大殺手,讓人對美好家庭夢碎,信任幻滅、自信心崩潰,加上又不敢說,情何以堪?許多人只能不斷掙扎。

自我的深沈失落

《外遇的男女心理》指出,受傷的伴侶可能會經歷9種不同的失落感。這9種失落感都是源自一個遠超過失去伴侶的失落:也就是自我的失落。雖然在你看來,自我的失落和其他失落沒有什麼兩樣,但是你的心卻在滴血。突然之間,你感覺已失去自我的:

| 認同感

| 特別的感覺(例如:被珍視的感覺)

| 自我價值感(因為你以自我貶抑與自我懲罰來贏得伴侶的回頭)

| 自尊心,因為你不承認判斷錯誤

| 控制自己想法與行動的能力

| 對整個世界的秩序與正義的基本概念

| 宗教信心

| 和他人的聯繫

| 人生目標,甚至是生存意念

研究顯示,因配偶不忠所受的創傷通常要歷經多年,才可慢慢復原。這些創傷後的反應會使得本來很溫柔的女人變得很憤怒,每天處於混亂、悲傷、震驚中,有高達九成的人因此得憂鬱症。

「她們常形容自己像孤魂野鬼般飄來飄去,」成蒂指出。

有人會變成非常敏銳的偵探,不停搜索配偶可能的外遇證據,查勤、查電話、翻口袋、找收據……每天吃不好、睡不好。這樣的瘋狂期大約至少持續半年到1年。

許多人想盡辦法消災解厄。在復原成長團體裡,不乏妻子花20萬、50萬,甚至上百萬,請命理師作法「斬桃花」,但統統沒效,「如果他不在乎你了,做這些也沒用,」成蒂觀察。不過,她也感嘆,這些都是遭遇配偶不忠的人必經的過程,「不去做,不會安心。」

可能只是逃避嗎

不甘心源於自我的失落,不願當個失敗者。可是,外遇不見得是配偶遇上真愛,很多時候只是逃避。

「外遇者真正愛上對方的是少數,真正會跟第三者在一起的非常少,反而是尋求出口,」謝文宜指出,很多外遇者其實不想毀掉自己的家。例如,有些男性雖家庭美滿,但希望在性方面多點花樣,與第三者純粹是性吸引力。

資深媒體人林文義觀察,男人在40歲以前,會為了理想,想找「Miss Right」(命中注定的女性),40歲以後男人逐漸老去,不再年輕,就想找個很年輕的女性,用性愛來證明存在的理由。「一種青春的反射,」林文義說,面對歲月逝去,老男人一旦遭逢外遇,激情會讓他覺得自己還有一個男人的魅力,「這是男人最大的蒼涼與悲哀!」尤其,男人就像長不大的彼得潘,有孩子氣的一面,即使成年了仍會故意做些極端的事。明知外遇是火坑,還往裡面跳;或有的男人抱持「在叢林裡的冒險」惹一下的心態,「卻沒想到陷入流砂,拔不出腳!」林文義認為。

於是他的已婚男性朋友中,有人到了晚上想盡辦法編藉口晚歸,或有人費心把妻小送到國外,另外在台灣「包二奶」。有的太太被矇在鼓裡,還直誇先生體貼,讓她享受國外優質的居住環境。但有的終究紙包不住火。林文義曾在半夜接到朋友的太太從海外急電,哭訴:「原來你們男人互相幫忙欺騙!送出國根本謊言一場!」

謝文宜也指出,有人外遇的背後是因感覺自己的婚姻有問題,但不敢或不知道怎麼跟另一半開誠布公,而以外遇當「求救訊號」,潛意識或明顯地露出馬腳,希望配偶發現,讓兩人有改變的契機。也有人很想離開婚姻,但另一半似乎沒得挑剔,只好利用外遇來激怒對方;還有人害怕親密關係,跟某個人太接近會緊張害怕,失去安全感,所以在需要親密結合的婚姻關係中,平常無故就會以爭吵不滿等手段,把雙方距離拉開;甚至外遇,企圖扯進第三者(或第四者、第五者……)以三角關係來恐怖平衡他的安全感。

床上躺了六個人?

或許因為外遇背後隱藏許多複雜因素,是個人心理和社會文化交織而成的結果,外遇者被問及「為什麼出軌」時,恐怕也理不清頭緒。更何況,外遇可能還牽涉夫妻各自的原生家庭,每個人會由生命中觀察到的第一對親密關係──父母之間,學習婚姻經營之道。

有人曾說,夫妻躺在床上,其實不只兩個人,而是六個人——包括夫妻雙方各自的父母。

曾有研究指出,有婚外情的男性,他的父母或祖輩也曾發生婚外情的比例相當高。另外,從臨床輔導工作觀察也發現,第三者的父親常有婚外情,造成第三者潛意識中抱持「爸爸比較愛外面的女人」、「外面的女人比較能被愛」的想法,因而日後有潛力成為第三者。

可惜的是,很多夫妻不論在婚前或婚後,其實沒有機會分享原生家庭對自己的影響,另一半無從得知配偶在原生家庭學到怎麼樣的溝通模式,徒增許多互動中的誤解。

「如果能分享到原生家庭這部份,夫妻之間能更深入認識,關係也可發展得更穩固,」成蒂鼓勵。

誠實面對自己

關係就像一面鏡子,在互動中,學習了解自己與對方。

結婚並不是為了離婚,每個踏入禮堂的人最初都有夢想盼望。

「愛是沒有理由,沒有道德,沒有律則,也沒有盡頭,」林文義說,他經常反問迷失在外遇與家庭之間的朋友:「那你的抉擇是什麼?」因為外遇是如此無解,因此只能學會對自己誠實,「否則會心虛!」

他有個已婚男性友人陷於外遇的激情中。這個朋友在一次男歡女愛後,被第三者質問「回家是不是還跟太太做?」朋友被問得覺得自己「好骯髒」。半夜開車回家途中,打電話給林文義,說「找不到回家的路」暫停路邊。

當林文義趕到現場時,對方一見到他,立刻放聲大哭,無助又迷惘。「一個平常不怎麼抽菸的男人,那天卻一根接一根猛抽,」林文義清楚記得。

愛情沒有什麼道理,沒有人對「愛」與「被愛」的想像完全一樣,沒有人可以真正了解你要的是什麼。

在親密關係中,更需要誠實面對自己,想想:我想像中的婚姻關係是怎樣?我希望它滿足我什麼需求?父母之間的關係還有我與父母的關係,如何影響我?……

「我們的心裡多少都有一個孤兒,」與一些受婚外情所苦的夫妻諮商後,謝文宜提醒,與其期待另一半像父母來照顧自己心中的孤兒,把責任交給對方,應該更積極學習如何讓自己當心中孤兒的父母,這樣的關係會比較平等一些。

同時,你或另一半也不必然會遇到外遇的試煉,卻感情更篤。也或者,有一天當愛已成往事,彼此能更釋懷。